comment 0

what do we want people to feel(1)

if everyone is busy making everything
how can anyone perfect anything?
we start to confuse convenience with joy, abundance with choice.
designing something requires focus
the first thing we ask is what do we want people to feel?
delight, surprise, love, connection
then we begin to craft around our intention
it takes time…
there are a thousand no’s for every yes.
we simplify, we perfect, we start over
until every thing we touch enhances each life it touches
only then do we sign our work
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这是Designed by Apple中的话,我很喜欢。

我们想让人们感受到什么?在国内的设计圈里很流行一个吐槽:高端大气上档次,简约时尚国际范。这意思是说,设计苦逼。原因当然很简单,因为,对于“感受”,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一些来。技术可以说,产品经理可以说,运营可以说,老板可以说,客户可以说,总之,谁都可以说。但问题是,如果设计师跟随着这群不搞设计的人的想法去改稿,最后,是谁在做设计?那些不搞设计的人,他们的感受是正确的么?或者说,他们的感受能被大多数人感受到么?

所以,对于这种抽象的“感受”,从设计的角度而言,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去理解它?量化它?然后应用它?

“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 Steve Jobs

最近的一个设计项目,我们的客户告诉我们,他们希望做一个新的、和其他应用不一样的一个东西。在一开始,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首页的导航方式上,我们去想各种各样的导航方式:下拉、掀开、卡片旋转、书签等比较新的方式。但是,我们把这些东西给客户时,客户告诉我们,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于是,我们开始思考,问自己,什么东西才是新的。我们开始回想那些我们曾经觉得很“新”的东西。我们想到,在twitter推出下拉刷新时,大家都惊艳它的好玩、简单的刷新方式,以至于现在成了标配。当path向人们展示出它的“+”扇形展开菜单后,大家也纷纷效仿,出现了诸多变种。当clear用全手势的方式做出一个to do应用时,大家都惊呼,真是帅到爆了。当pinterest用瀑布流的方式展示图片后,瀑布流几乎瞬间就被人们滥用了。

所以,我们开始注意到,像twitter的下拉刷新、path的扇形菜单、clear的全手势、pinterest的瀑布流,这些东西就是我们想追求的“新”。那么,在他们之前,大家都是怎样的?在下拉刷新之前,刷新的方式多是通过一个button实现。在扇形菜单之前,菜单多是tab或者button,在全手势之前,to do应用都是一个个有各种button输入框的表单,在瀑布流之前,大家都是网格的规整布局。

所以,这些新的东西,他们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1,以前的方式,太过复杂或太过普通
2,新的方式,多是简单有趣自然的
3,几乎没人这么做过

简单来说,新的东西需要用一个简单有趣的方式来解决一个以前复杂平淡的问题,当很少有人这么做的时候,你做出来了,大家就会觉得新、酷、有创意、surprised等等。
从这样的一个角度来讲,我们之前想的方案都不够格,但是,经过这样的思考后,我们的设计就会向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比如,我们可以去探究,如何在flat design的方式下设计出更加Skeuomorphism的界面。

所以,设计不是鱼,而是渔。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